您的位置: 延边信息港 > 故事

老甄和小甄

发布时间:2019-10-19 12:31:16

我有两个邻居,老甄和小甄。老甄和小甄是父子俩,各自住着一套单元房。其实,老甄是有两个儿子的,只是大儿子住在乡下,并不经常来往。

老甄姓甄,他的性格也是姓真不姓假,心里有啥嘴上就说啥,从来不掩饰自己内心的秘密和欲望,待人接物上也从来没有虚大套。

有人说精品都是浓缩型的。老甄身材矮小,精瘦精瘦的,但他动作麻利,手也灵巧。谁家的灯泡不亮了,都找老甄。老甄带上磨秃了尖的电笔和生锈了的螺丝刀,这边看看,那边捅捅,不一会电灯泡亮了;谁家的水管漏水了,找到老甄,老甄就提上一把大管钳,抽上一绺麻刀,把水龙头拧下来,拧上去,水管就滴水不漏了。那时候没有开锁公司,谁家的锁头打不开,进不了门,能不着急吗?可是老甄一到,拿一根铁丝,捅过来,捅过去,锁头就打开了。

时间一长,左邻右舍大都喜欢老甄。每当老甄帮邻居干完活,主人说:“老家捎来了一袋花生,你拿点回去炒炒吃吧。”老甄说:“那敢情好。”主人说:“时候也不早了,你弟妹刚做好饭,就在这儿凑合着吃点吧。”老甄说:“正好你嫂子不在家,那就在这儿蹭一顿。”主人说:“我这儿还有一瓶正宗二锅头,咱哥俩喝两盅吧。”老甄说:“大冷天,暖暖身子也好。”一来二去,也有的人说老甄小家子气。这是说哪儿话?,老甄就这样,这就是老甄。

老甄在单位是开车的。那时候在人们眼里,开车是高人一等的,何况老甄是给单位领导开北京吉普的!老甄说车是领导的,谁想搭个顺脚车,回答只有两个字:“没门”。可是他哪里知道,正是“没门”这两个字,拿掉了他开车的饭碗。

那还是上世纪70年代末的一天,天上下着瓢泼大雨。在泥泞的路上,老甄把北京吉普开得飞快,车轮下泥浆能溅出丈把远。忽然,老甄透过浓密的雨帘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在向他频频摆手。终于,老甄看清了,是本单位新来的一个老头。清癯的面庞,花白的头发,带一副高度近视镜,浑身上下淋成了落汤鸡,在寒雨冷风中直打哆嗦。老甄停下车,拉开驾驶座旁的玻璃,可着嗓门喊道:“有事吗?”风雨中老头连说带比划:“你捎我一段吧!”老甄一点也没思考,就斩钉截铁地说:“没门!这车不是给你坐的。”说完,北京吉普油门一加,就消失在烟雨朦胧之中了。

你道这大雨中求助的老头是谁?她姓辛,名文章。说起来辛文章还有一段传奇般的经历呢!他毕业于清华大学,博学多才,60年代以前,是老甄单位的领导,说一不二的一把手。后来老辛被打成了“反革命”,住过监狱,接受过劳改,妻子为此和他离了婚,只剩下他没儿没女孤身一人。谢天谢地,苦苦熬过这10几年,终于落实政策,回单位上班了。过去他管着别人,现在别人管着他,而且现在管他的单位一把手,正是当年批斗他狠的那个造反派头头。

自从那天雨中相遇之后,老甄也没把这件小事放在心上,上班该开车还开车,下班该修电灯还修电灯。时间就这样打发过去了,就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个多月过去了,忽然有一天,单位召开全体干部大会。老甄虽然是工人身份,可他和别的工人不一样,他是单位一把手的司机,当然可以参加会了。会议不长,上级领导就宣布了一件事:单位现任一把手免职,其职位由落实政策回来的辛文章接替。

散会后老甄把北京吉普擦了又擦,新的领导,总得有个新气象吧!可是吉普车上边是帆布篷,下边是抹了绿漆的铁片子,怎么擦也擦不亮。凑合着吧,反正啥事都不能只看外表,里面坐着舒服就行了。

第二天一上班,老甄按时来到吉普车旁。他琢磨着,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咱这新领导把火会怎么烧呢?正在这时候,年轻的秘书在大远处招呼他,让他到领导办公室去一下。办公室里,新领导辛文章端坐在老板椅上,看着文件,头也没抬就说:“老甄,把车钥匙交给杨秘书吧。这车不是让你开的。”老甄一下懵了头,怎么回事呢?从办公室出来,他一边走一边想,别的啥原因也没找到,或许就是因为“没门”那两个字吧!回家后老甄直接来到儿子小甄家,把自己的事大致说了一遍。小甄一听,立马说道:“什么也许?分明就是‘没门’这两个字,没错。”

小甄接纳了老甄的遗传基因,也是那样矮小,也是那样精瘦,爷俩简直是一个模子脱出来的。小甄也姓甄,但是性格姓假不姓真。小甄比老甄乖巧多了,说话可不像老甄那样直来直去,碰到年岁大的喊大爷,稍小一点的喊叔叔,见了年岁就大一点点的妇女也喊婶子、大娘。有人请他帮忙,干了芝麻大的一点活,他起码也要说成一箩筐。

小甄,其实也不小了,女儿也都结婚了,过了春节他就45岁了。小甄的亲家公是个小老板,虽算不上富但也有几个钱,小甄就是看他这几个钱才把女儿嫁到他家做媳妇的。

春节快到了,小甄想总得弄几斤羊肉过年包饺子吧,可羊肉太贵,一斤将近 0元,口袋里的钱哪能轻易掏出来?小甄灵机一动,想出个办法。腊月24,他跑到附近山里找了一个人家宰了一只山羊。剥了皮,脱了骨,去掉五脏杂碎,纯羊肉少说也有 0斤。小甄掏出手机,拨通了亲家公的电话:“我说,哥哥呀,快过年了,我寻思着给你买点羊肉,可又怕市里的羊肉注水,就到山里让人专门给咱宰了一只小山羊,肉可好了。可是怎么往回弄呢?我骑电动车不方便,是不是你开车来一趟,拉回去?”亲家公说:“好吧。我这就过去。”小甄可没忘记补充一句:“来的时候带个钱,万一我带的钱不够,多丢人现眼?”

小甄的亲家公不到半个小时就来到了。小甄从大兜、小兜里掏出一把把零钱,在那里数来数去,数了半天也数不清。亲家公倒也知趣,赶忙拿出一叠百元大钞付了帐。亲家公说:“老弟,你也别用电动车带了,羊肉一人一半,我给你送回家去吧。”小甄得意地骑着电动车,哼着小曲回家去了。

回头咱再说老甄。自从辛文章上任烧了把火之后,老甄心里就不痛快,越想越憋屈,慢慢得了个慢性病,虽说病怏怏的却又熬了20多年,终还是住进了医院,检查结果是淋巴癌晚期。手术是不能做了,那就在医院里保守治疗吧。他身体越来越瘦,只剩下一把骨头。小甄倒是孝顺,在医院里守着临死的老爸不离身。眼看着老甄快不行了,小甄凑到老甄耳朵边小声说:“爹,咱家的存折密码是多少?”老甄闭着眼睛不理不睬,一边哼哼,一边说:“喝水,喝水,我要喝水。”喝完水,小甄又问密码是多少,老甄还是哼哼着:“水,水,水!”

其实,在这时候。小甄和老甄心里都明镜似的。老甄心里想,我这一辈子亏待了在农村的大儿子,死后仅有的一点积蓄,要多给大儿子补偿一下做父亲对儿子的亏欠。小甄心里想,爹的钱虽然不多,但只要知道了密码,这点钱就全都是自己的了。老甄终也没告诉小甄存折的密码,小甄终也没能能把爸爸的存款独吞。

老甄走了,走得并不安详,据说眼睛也没有闭上。可能他有遗憾,终没有亲手补偿对大儿子的亏欠?也可能还在想着“没门”那两个字的分量?,在老甄的灵堂前,虽说没有达官贵人,可亲戚邻居来的却不少。他乡下的大儿子跪在灵堂前不肯起来,哭得眼睛肿成了铃铛,老实巴交的他既没有埋怨父亲,也没有责怪弟弟,只是恨自己没能在父亲的晚年在床前更多尽孝。

小甄也在哭,心里也有说不出的苦衷,什么苦衷?不是对父亲的走痛心疾首,而是终没有在爸爸死前得到存折的密码。

共 28 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老甄小甄父子两个,有决然不同的性格。老甄因其直率而铸成错误,在郁闷中去世,小甄想得到父亲财产,费尽心机无果。作者文笔流畅,描写生动细腻,写出了小人物的形象,欣赏,荐阅,祝创作愉快!【编辑:尚林夕】

1 楼 文友: 2015-11-08 1 :46:01 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陕西治疗阳痿费用
大同好的癫痫病医院
辽源牛皮癣医院
陕西治疗阳痿医院
大同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