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延边信息港 > 教育

那个十字路口的记忆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3:50:18

十字路口的风再次吹起,头发细细地飞舞着,那个花园那个山坡,那个观音寺,那个正在消失的约定,蒲公英的约定,飘渺的离开我们,飞向远方。这时,你还会记得我,记得花园,记得山坡,记得观音寺,记得约定吗?  烈日炎炎,下午放学,准备回家吃冰棍,吹风扇。刚走在半道上,劳动委员就从后面大叫:“荆棘,今天该你啦。如果你再逃跑,我就告诉老师,叫你死得难堪。快去,扫你的花园。”说完,劳动委员把手中的扫把抡圆给我甩了过来,我往旁边一闪,还好没砸到我身上。“靠!你猪啊!有你这样的劳动委员吗?是不是四医院(神经病的医院)的墙倒了。”我一脸不高兴地冲劳动委员大叫,显得很不淑女。  没法,只得拿起扫把向花园走去。刚走到花园,就看到刚从外校转来的程东拿个洒水壶,像在玩杂技似的,壶里的水像天女散花般的乱飞乱溅。一看他就不顺眼,我没理他,只顾扫自己地。  扫着扫着,脖子里冰凉冰凉的,我用手一摸,是水。肯定是程东,他把洒水壶的水洒到我身上来了。你们也许不知道,他这水是从花园的水池里打的,而那水池里的水,从我一进这校园,就从来没换过,绿得很阴沉。我还听一些男生说,有人还往里撒过尿。另外,男女生扫过厕所后,那扫把就拿到这水池里洗涤。我正想发火,没想到啊没想到,又有几滴绿格莹莹的水向我飞来,我躲闪不及,这水竟然落到了我漂亮的脸蛋上了。我一个青春美少女,爱美是我们的天性。我的头脑飞快地转动着,想出了能制住他的话:“程东,你洒水也不会吗?你是存心跟我过不去是不是?不就是喜欢文蔚嘛,有必要那么拽吗?”  “砰”的一声,水壶落在了地上,壶里的水从壶口欢快地跳出来,像白色的烟花。但我清楚地看见程东黑着脸向我走来,手攥得紧紧的。我很是有些害怕,未必他要向我这淑女抡拳头么?那可态恐怖啦!幸好楚天跑了过来把程东拉住,不停在向程东说着什么。  我总算是逃过了这一劫,心还在怦怦地跳着。这时,语晨走到我身边,说:“荆棘,程东喜欢文蔚,可文蔚不喜欢程东。你明知道,怎么还要去刺激他,你这不是自己跟自己找麻烦吗?”说到这里,语晨见我愣愣地,便说,“好啦,好啦,别想那么多了,快扫,扫了好回家。”  一天,我和语晨,韵诗在一起聊天,正在吃棒棒糖的我被语晨拍了一下头,语晨说:“你喜欢谁啊?”她见我用白云多黑云少的眼睛盯着她,又说,“别这样看我行不行?我怕咧!总觉得像要落气的人翻的那白眼。”她见我要动手打她,就拉住我的手,说,“不开玩笑啦,说正经的。前天程东趴在我座位旁边,问我喜欢谁?我说,问这干嘛呢?你喜欢我啊?可他说我喜欢的是荆棘,不是你,别那么自恋好不好?快说,荆棘你喜欢谁?”  我一听完,嘴里的棒棒糖飞了出去。“咳咳咳”,我连咳了几声,好像被噎着似的。等我缓过气来,我说:“程东喜欢我?哎呀,这可是我这一辈子听到过的暴笑版的笑话。你没发烧吧,语晨。”说着,我伸出手去摸语晨的额头。  “少转移话题。依我看呀,你就是挺喜欢那小子的。还想把我们这些好朋友瞒着,真不够义气的!”语晨说完,就和韵诗笑开了。  我只好陪着笑。心想,难道我真喜欢程东那小子么?  第二天早晨,我早早地来到学校,发现抽屉里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亲爱的荆棘:  我是程东,以前花园里的事是我不对,对不起,我喜欢你……  我一时愣在那里,手一松,手中的纸条像只蝴蝶,飘啊飘,飘落到了地上。我心里很清楚,其实文蔚是喜欢程东的,只是她表面装出不喜欢罢了。而文蔚是我的好朋友。再说,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喜欢程东,我不知怎么办了。我坐在座位上,头看过来看过去,眼泪占据了我的眼眶,一下子流了出来,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像五味瓶被打翻了的样子。  有同学提议星期六去搞野餐,说是程东要带香肠来。他们叫我,我没有答应,因为不知怎样面对程东。看得出,程东很失望。  星期六那天,我弟弟不知跑那去了。妈妈叫我去找。我到处找遍了都没找到,我又来到操场找,忽然,我看见山坡上站着几个人,里面好像有程东。我没管,继续找我的弟弟。这时,唐班长看见了我,他走了下来,把我拉到半山腰上,我不上去,可唐班长那么执着,我也不得不上去。为了躲避程东,我问唐班长:“唐班长,程东在上面吗?”  唐班长犹豫了一下说:“没有,就是我们几个,快上来吧!”我知道唐班长说的不是真话,但我还是相信了。  我刚走上去,就看见一个身影像程东,从草丛穿过。我愣了一会儿,马上朝下面跑去。唐班长叫住了我,我转过身,看见程东靠在东炜的身上,像是在哭,我定在了那儿,唐班长冲下来,把我又往上拉,并大声地对我说:“没看见程东哭了吗?还不快上去。就算你不喜欢他,也不能这样逃避吧!”  我就这样被唐班长拉了上去。之后,大家站在一起,三个五个说去拾柴火,叫我跟程东在这儿等。看得出,他们是在跟我俩制造二人空间,我便说,我也要去拾柴火。但滑板他们把我堵得死死的,不让我走。没办法,只有留在原地。  我坐草丛中,发现滑板躲在草里,笑嘻嘻地看着我俩。突然,程东说:“我喜欢你,荆棘!”  我回头看着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话也没有说。一会儿,拾柴火的人回来了,他们烤起了香肠。而我什么也不想吃,坐在一旁。程东突然站起来,对着天空喊道:“荆棘,我喜欢你,荆棘,我喜欢你……”喊过后,他把头低下来看着我,我别过头,不知道他是否还盯着我,玩了一会儿,我们就回家了。  一天,滑板笑嘻嘻地对我、语晨、韵诗说:“我星期六生日,希望你们能来!”我和语晨,韵诗都不打算去。星期六,我和姐姐来到观音寺,听滑板他们说要去周悦的老家,就在观音寺下面。姐姐要走同学家里去玩,我不想去她同学家。这时,滑板他们来了,我只得跟他们一起。  周悦说到观音寺下面的洞里去看看。我们刚想走进去,班长来了,责怪我为什么不参加滑板的生日。我俩便争吵了几句。争吵过后,我们又一起进洞。洞里面黑咕隆冬的,什么也看不见,只能靠摸着走。我和罗飞牵着手,摸着洞壁走。我突然摸到一个人。问他是谁,他不说。我摸了摸,知道那人是程东。于是装模做样边说你是谁,边打那人的脸。出了洞口,我发现程东的脸上多了几根手指印,我在心里暗笑着……回家时,我们几个站在十字路口分别,各自回了家。  那个约定,蒲公英的约定,飘渺的离开我们,飞向远方,这时,你可能不记得了,因为你走了,离开了我,在别的环境学习。你不需要约定,是时候,该放下了,可程东,你知道吗? 共 258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好的研究院
云南好的治癫痫专科研究院
治疗癫痫疗法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