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延边信息港 > 美食

【家园剧本】深山岁月_a

发布时间:2020-01-16 23:51:41

一声汽笛的长呜,一辆旅客列车呼啸着离开了一深山小站。

小站的前面有四股钢轨,上面的半山坡是采石场的工地和家属住宿区。小站的后面也是一排整齐的房屋和开垦出的土地,再下面则是涛涛的大渡河,河后面也是绵绵不断的高山。站台不大,仿佛人的巴掌。延伸的钢轨直伸向站两侧高高的隧道,站台中央是一间指挥、接发列车的运转工作室,紧挨着的是车站售票房。右边不远处是一站牌标,上面写着“山村站”。一位穿着铁路制服的工作人员神情严肃地目送旅客列车远去后向运转工作室走去。

站台上,下车的旅客拿着车票纷纷走向验票口,一位女客服人员微笑着一一为他们验票。不一会,小站又恢复了平静。

站外,一位背着背包、看上去二十岁刚出头的青年男子默默地站着,时而望望站台后面的房屋,时而又向深山望去,不一会,他转身慢慢向远处走去……

(闪回)清早,一位穿着铁路工作服、戴着安全帽、身背工具箱、手中拿着一大电筒看上去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从家中走了出来。

“爸爸,等等我”刚走上站台的他慢慢转过身来,一位小男孩和一位中年妇女站在身后,他笑着向他们挥挥手,小男孩跑了上来。

“爸爸,今天是周日,我昨晚就完成作业了,今天我跟你去巡道一天,体验一下生活好吗?妈妈都同意了。我觉得爸爸真辛苦,还了不起,保证了这么多列车的安全。”小男孩期待地望着他,他抬起头朝着中年妇女也微笑地点了点头,小男孩高兴地接过他手中的电筒后,向她招了招手,然后和他的爸爸一起顺着钢轨慢慢走向右侧高高的隧道。(闪回完)

2

一通往深山的小径上,响起咚咚的脚步声,这位青年男子迈着沉重的脚步走来。慢慢地,小径的一旁出现了一座坟,坟前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写着“父亲秦川之墓”。

来到坟前,他轻轻放下背包,在墓闪慢慢地跪了下来,轻轻抚摸着石碑,眼泪也从眼角流了出来。

“爸爸,我大学毕业回来了,回到你工作了一辈子的深山小站了……”他抚摸石碑喃喃地自语。

(闪回)山区的铁道旁,飞驰着一列铁路货车,很快列车经钻进了遂道,铁道旁又恢复了平静。铁路旁的半山坡上有着不少田地,地里有一些做农活的村民。偶而也走过一两个牵着牛的牧童和过往的村民。

突然,铁道旁的遂道里出现了一股强烈电筒射出的亮光,慢慢地向外面移来,不一会,一中年男子和一小男孩的身影出现在遂道口,他们一面走,一面仔细观看着脚下的钢轨,中年男子还不时蹲下身来打开工具箱忙碌着,小男孩帮着他递工具。不一会,他收好工具箱背着,起身和小男孩一起向前走去。

“小健,经常跟着爸爸走这么远的路,还要过黑黑的山洞,你怕吗?”他向小男孩投去慈祥的目光。

“爸爸,每次过黑黑的山洞里是有些怕,但是每次我看到你修好了出问题的钢轨,看到列车安全的通过,你脸上出现在满足感,我就感到特别自毫,感到我爸爸真了不起,长大后我也要干爸爸的这项工作。”

“好,我儿子有理想,真不愧是山里娃,将来肯定比你爸爸有出息的,我也为你高兴和自豪!”

他笑着拍了拍小男孩的肩,并轻吻了一下他的脸,小男孩高兴地点了点头,他们又顺着铁道慢慢向前走去……(闪回完)

“爸爸,你扎根深山一辈子,你对工作的执著、多次当上先进生产者及对我的严格教育深深影响着我。记得当年你和妈妈送我进大学的前一天,你的同事还有领导都来送我,他们还报上级批准每个月都给我一定的学习贴,虽然被你多次拒绝了。当时你流着泪叮嘱我一定要好好学习,毕业回来为深山小站出力。爸爸,你放心,我一定会照你说的做的。我会常常来看你和你说说心里话的”

他说完,慢慢站起身来,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深深鞠了一躬,背起背包一步步远去。

山村站后面的一块不大的菜地里,一位五十开外的老年妇女在锄草,她不时地向车站方向看去。

“哟,张大妈,还在忙呀。”一位抱小孩的老年妇女在不远处招呼着她。

“是刘大妈呀,闲着没事,菜地里锄锄草。”张大妈抬起头来。

刘大妈:“听说你家大学生秦健今天要回来。”

“是呀,列车早就开过去了,他还没到家,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张大妈说完,又低头忙碌,刘大妈抱着小孩走了。不久,小道上出现了这位背大背包的青年。

“妈妈,我回来了。”他突然停下,马上又快步奔上去。

张大妈慢慢站起身来,轻轻抚摸着他,很快,她擦了一下眼睛:“看我一时高兴,你饿了吧,走,回家去。”

随后,他们一前一后走向不远处的平房。

4

小村站对面的半山坡上有一排平房,中间挂着一块“山村线路工区”的牌匾。工长黄清正在办公室埋头写着,突然电话玲声响起来,他放下笔,拿起了话筒

“喂,你好!我是山村线路工区,有事请讲。”

“黄工长,正找你呢。我是段人事办公室,秦健明天要来报道,这可是的大学生,你要安排好哟。”话筒里传出了一位中年男子的声音。

“哎呀,我说王主任,堂堂一位大学生不留在你们机关,却硬塞在深山的小工区,岂不委屈了人家?”

“哎呀黄工长,谁说我们不想留呀,可他再三坚持要分回来,没有办法呀。”

“放心,我们这里能分来一名大学生,真是荣幸呀。好,再见!”黄清笑着放下了话筒。

5

一陈设简陋的屋子里,不宽的小客厅旁并排着一大一小两间卧室,秦健在小卧室内整理着,客厅的墙上,挂着父亲秦川的照片。

张大妈捆着围裙,在小橱房内忙碌着。

“晓健,出来吃饭了。”她一面向锅里加水,一面喊道。

“妈,我马上就来。”秦健快步走出,来到橱房洗手,帮助拿做好的饭菜。很快,他们在客厅的饭桌旁坐了下来。

“妈妈,你已辛苦一辈子了,我这一回来,你也该享享清福了。”秦健一面盛饭,一面说

张大妈望着他:“唉,辛苦啥呀。哦,对了,你已在单位报道了吧。”

“妈,你放心好了,单位安排我……明天去工区报道。”他将已盛好饭的碗递给张大妈,自已也坐在饭桌旁。

“哎,你怎像么说话也像你爹,三锤打不出一个屁。晓健,你是大学生。可不能像路你爹那样走老路呀。”

“放心吧,妈,来,吃饭。”秦健应了一声,低下头来吃饭。

6

山村线路工区的办公室。

秦健和工长黄清面对面坐着,桌上放着报到通知。

“秦健,非常欢迎你来这里工作,你可是我们这里的一个大学生,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放着机关科室不去,偏要回深山。”

“黄工长,这……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我……”秦健一时语塞。

“哈哈,不好意讲呀。哦,对了,你的写作能力相信没问题吧。”

“多少会一点。”秦健赶紧低下头来。

“别谦虚嘛,我们在你来报到之前就开了会,决定安排你先在工区当一段时间的领工员,今天我带你去认识一下工区的同事,明天就上任吧。”

“谢谢、谢谢工长的信任,只是我回来,还没有现场经验,怕难以胜任。”

“不会的,秦健,我相信你的能力。你本该留在机关里做事的,如果你不上任,上级知道了,会认为我在故意虐待大学生,这个罪名我可担不起呀。”

“这……我十分感谢工长和同志们的信任,只是我的确还没上过一天班,应该去现场锻炼的。书本知识还得联系实际嘛。”

黄清一怔,望着秦健憋得通红的脸蛋,无奈地点了点头。

7

工区的库房门口。

一群身穿黄色工作服、手提信号灯、身背工具箱的巡道工在纷纷议论着。

“喂,当年老巡道工秦川的儿子秦健大学毕业分配回来了,今天来工区报到了。”

“是呀,听说分配在机关,他不去;工区让他当领工员,他还是拒绝了。硬是要到现场。”

“装什么正经,他是假意从基层做起,出点成绩骗取领导信任,以后好向上爬当大官。”

“不一定,他小时候,每逢同末都要跟他父亲在山间去巡道,也许对深山真有感情。”

“屁感情,当巡道工又脏又被人看不起,恐怕和他爹一样将来连媳妇都讨不上,只好找个山妹子回来做老婆,哈哈。”

“他有文化,我们可是大老粗,怎么看得起山妹子呀!我们以后得防着他在我们这些老工人面前耍威风。”

……

8

门“吱呀”一声开了,张大妈提着满满篮子新鲜蔬菜走进厨房,便捆上围裙忙碌开了。

不久,秦健身背崭新的工具箱,手提信号灯和穿着工作服的衣袋走进屋。

“妈,我报到回来了。”他亲热地朝厨房内喊道,随即走向小卧室。

“晓健,妈知道你今天报到,特意去小镇买了些土特产来庆贺呢。”

“唉呀,那么高的山,你可别累坏了呀。”秦健一边说,一边从小卧室快速来到厨房。

“你担心啥?那可是我娘家呀,当年我也在乡小学任教,和学生走遍了大大小小的青山,身子骨还硬着呢。”她一面说着,一面炒菜

秦健赶紧坐下来向灶里添柴火。

张大妈望了他一眼:“对了,工作安排好了吗?”

“妈,你放心吧,已安排好了,在工区实习呢。”秦健一面烧火一面说道。

“实习什么?”张大妈停了手中的活。

“没啥,工区先让我熟悉各项工作,然后再作具体安排。”秦健低头轻松地说道。

“嗯,堂堂大学生,可不要让我操心你的工作呀。”张大妈高兴地说道。

9

青山隧道间的钢轨旁,两位身背工具箱、手提信号灯、身穿黄大褂的男青年慢慢地走着,眼睛在钢轨、枕木间搜寻着。

“秦健,累了吧。走,我们休息一会。”一位二十多岁的男青年望望他。

秦健点了点头,他俩走到铁道旁的一小山坡前坐下,秦健递过去一水壶:“来,师傅,喝点水吧。”

“我不渴,你喝吧。哎呀,你以后可千万别叫我师傅呀,我肚里的墨水你喝得多,想去读书又没这个机会,当年没好好念书呀。你如不嫌弃就叫我强哥吧!”

秦健收好水壶:“行,就叫强哥。你还想去学习提高,以后有的是机会,没有我们可以一起创造呀。职工就是要有进取精神,我支持你。强哥,这些天跟着你,我学到不少现场经验呢。”

“能有啥经验呀,反正都遭人白眼。哦,对了,我听说机关要留你,你为何不去呀?”

秦健慢慢抬起头:“这……说来话长了……”

(闪回)青山间的铁道旁,走着一位身背在具箱、看上去三十多岁的巡道工和一位手提信号的的七岁小男孩。

“爸爸,你每天都要经过一座座青山和黑呼呼的山洞,不感到烦、不感到累吗?”

“晓健,爸爸已走了十多年了,和他们有着深厚的感情呀!深山里不仅空气新鲜,风景很美,还能喝到又香又甜的山泉。你妈妈的娘家也在山里呢。只是乡民们太苦了,要走出一个大学生多不容易呀,当年你妈妈就是山里小学教书的老师,你以后有了出息一定去帮帮山里娃,让他们长大后飞出去成为社会的有用之人,爸爸没有能力帮助他们。”

秦健忽闪着大眼睛望着他:“爸爸,难道当年妈妈也巡道吗?”

秦川停下来,轻轻抚摸着他的头:“晓健,以后你会明白的。”

秦健似懂非懂地望望他,于是,一老一小的身影顺着钢轨渐渐远去了。(闪回完)

一惊:“原来你的父亲是奏川,我以前听我爸爸说起过,知道一些他的故事。”

“嗯,深山小站可是我的故乡呀。”秦健喃喃地说道。

不久。他俩又背好工具箱,沿着铁道一步步远去。

10

山村站后面的家属区,张大妈端着一盆洗好的衣物从家中出来,向晒衣场走去。

“嗬,假装正经,大学生当巡道工,是想捞取政治资本。”

“就是嘛,和这种人相处得多长一个心眼才行。”

张大妈一怔,停下脚步望着身后两位渐渐远去的中年妇女。

“唉呀,张大妈,你家秦健这位堂堂大学生,怎么去当了巡道工呀?大家都在议论呢。”一位老年妇女一边说着,一边提着一桶水走向不远处的菜地。

张大妈循声望去:“是李大妈呀,怎么,他不是在现场实习吗?”

“实习?你还不知道吧,机关要留他,他不去;工区决定让他当领工员,他也拒绝了。还跟我家当徒弟呢。”

“什么,好,等回头我问问他。”

11

山村线路工区办公室

“秦健,通过这一个多月的实习,看得出你适应现场的能力还是很强的,毕竟文化程次高嘛。但是,也有人反映你有点充老大,抖威风,我只是善意提醒你注意一下,以后可要谦虚点。”

“工长,我…… 秦健吃了一惊,一时语塞。

“不用解释了,我知道你书本知识丰富,但这毕竟是现场呀。”黄清看着他。

“好的,工长,我以后一定虚心向师傅们请教,只是我还有另一个打算……”

共 19478 字 5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从幼童到大学生,从大学毕业到深山巡道工,从巡道工到先进工作者,一路艰辛,令人心酸。秦键一路走来,矢志不渝,只为一个梦。父亲的熏陶,母亲的支持,领导的关心,使秦键克服重重困难,保证“辟出一条新路,让深山多飞出几个金凤凰”的梦想持续!剧本的结局是圆满的,爱情、友情、亲情逐步向好的方向发展,向社会传递了正能量。祝愿早日投拍,推荐共赏,建议加精!【编辑:航帐】【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 2640】

1 楼 文友: 201 -0 -26 10:48:29 剧本结尾的浪漫主义情怀令人为之振奋,但我们也应该清醒地看到,现实生活是残酷无情的,秦键能不能真正圆梦,还需更多外力的帮助! 我手写我心! 航帐文友群:2 1199696,欢迎参与交流!

2 楼 文友: 201 -0 -26 11:00:15 祝贺精彩,谢谢支持! 70后,文学男,关中人,市级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青年诗人协会会员。一个正在修炼中的文学发烧友。

 楼 文友: 201 -0 -26 21:52:59 祝贺加精。期待更多好作品。

关节疼痛能吃藤黄健骨丸吗
腰疼痛是什么症状
老人血栓吃通心络可以吗
脉络舒通可以长期使用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