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卖掉青啤

2019-03-15 23:51:58

卖掉青啤_酒类专题_产业经济

框架性协议是第二套方案   7月31日,青岛啤酒公司(600600 0168HK)和美国安海斯-布希公司(Anheuser-Busch ,简称“A-B”)的两班人马在北京签订了排他性战略联盟谈判协议。   青啤没有向外界发布拟与A-B公司联盟的条款细节,只公布了一个“框架性的谈判协议。”随后两天,青啤H股升19%,收报3.8元,A股微升了5.3%。   这样的反应在市场人士看来是大跌眼镜,有人说青啤股份(600600)在A股市场无人喝彩“或许因为这种合作方式实在太虚了?”   在青岛采访时青啤董秘袁璐时,听到的信息是,抢先发布一是赶时间,签订协议有效期为一年;二是排他性,两家在此时间内不会各自与第三方谈合资事宜。袁称“两家公司还在谈判阶段,条款细节没有拟定。”   而本报了解到的消息是,青啤与A-B合资法律文本已经全部做完,现正处于青岛市审批结束、上报国务院有关部门待批阶段。从国家计委外资司得知,市一级的审批权限是外资投资总额在3000万美元,超过这条线则要报外经贸部、国家计委备案。   国家计委外资司不透露青啤合资程序的审批进程,但有人表示“知道青啤一事”。   来自青啤高层人士透露的另一个消息是,青啤估计国务院有关部门报批时间表会在7月31日之前,所以特意安排了A-B总裁兼首席执行官Patrick T. Stokes来华签约,而后的一系列公关活动都是围绕着公布签约内容来做的,包括举行隆重的签约仪式和分别在北京和香港举行发布会等。   审批程序没有按期待时间做完,青啤不得不拿出第二套方案——对外低调公布青啤与A-B公司的“框架性谈判协议”,政府公关活动照常进行。既然A-B的大老板已经启程到中国,就没有让他空手而回的理由。   缓批的理由   国家有关部门的审批暂缓一步,这在“扩大吸收外商投资审批权限、减少审批程序”一再修改的大气候中是罕见的。有关直接原因有三:一是青岛啤酒品牌事关重大;二是外资注入比例大,股权比例是否适当;三是按照《投资者股权变更的程序及有关规定》,法定审批时间未到。   查阅了今年4月1日正式施行新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鼓励类”的制造业中的“食品加工业”有果蔬饮料、蛋白饮料、茶饮料、咖啡饮料的开发、生产;“限制类”   “食品加工业”有黄酒、名优白酒生产、外国牌号碳酸饮料生产;“禁止类”食品加工业有我国传统工艺的绿茶及特种茶加工(名茶、黑茶等) 。   啤酒没有明确界定类别,当不属于“限制类”与“禁止类”之列,其关键一点是没有严格的外资股权比例和开放时间的限定,更不享受WTO缓冲期的保护,已成为开放程度的行业之一。   “青啤是合资中谈得早、签约晚、出让股权的一家”,这是青啤内部人士的总结。   而继彭作义之后执掌青啤实权、有意领衔“后彭作义时代”的青啤现任总经理金志国却对此话不以为然,他对本报说过,“外资收购三大巨头之战在两三年内就会发生”。   A-B占总股本27%   在青岛采访金志国时听到的句话是:我们和A-B谈了9年。   A-B以9年的耐心换来了青啤多少股权,这个悬念将引发股票市场和啤酒市场风生水起。   青啤H股的突然走强反应了香港投资界的嗅觉灵敏。从各方得到的消息证实:青啤拟向AB公司定向配售H股,约占总股本的22%。双方议价高于协议签定日H股流通股的市价3.2港元,约定为每股作价4.2港元。如按4.2港元的配售价格,将定向配售2.8亿股H股,AB公司此次出资额将为12亿港元左右。   按此估算,增发后A-B将持有3.3亿股左右的青啤H股(原持有4500万股青啤H股),青啤增发后总股本将由目前的10亿股增加到13.3亿股左右,增发后A-B的持股比例将由目前的5%左右跃升至26%左右(3.3亿股/12.8亿股),将是第二大股东,地位仅次于大股东青岛市国有资产管理局(持有A股3.99亿股)。   另据透露,A-B此次收购股权不可能以A-B公司在中国境内拥有控股97%的百威(武汉)国际啤酒有限公司来运作,将以A-B在香港控股公司的名义来注资,这个香港A-B公司是否与其他大股东有股权关系或是债权债务关系,现在则不得而知。   青啤财务总监在香港对投资机构说,A-B或会增加其持股量,双方目前正讨论可行办法,方案包括私人配股,或是以其他方法发行额外股份。“但他拒绝评论对方是否有意将持股量由现时5%增至25%。”   汇丰证券引述青啤管理层说,“A-B希望成为青啤第二大股东,並会委派代表加入青啤董事会。”   金志国说A-B 永不当大股东   金志国和董秘袁璐接受采访时,对合资条款不作任何评论,但他们分别反复强调一点:“A-B永远不当大股东,这是双方对谈判原则的理解。”   这种“理解”是否会成为一个短期的“感情承诺”?袁璐说,证券市场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即使A-B现在不再增持,通过二级市场的“举牌”也可以间接成为大股东。   防范A-B拥有控股权,仅以双方的“君子协定”是靠不住的;而从法律意义“预先设置”也是行不通的。金志国提醒在青啤股份现有十大股东当中,中资背景的企业都有可能成为国资控股的筹码。   但这种“美好的愿望”一旦遇到利益冲突,就难以指望了。   9年的谈判结果对上市公司来说是短期的利好,而对青岛啤酒这个品牌来说意味什么呢?青啤一位副总对说的,国有资产退出竞争性行业之后,保住“青啤”品牌只能靠市场的力量而不是行政的力量。   青岛市政府在今年二月拿出了一个上市公司国有股减持讨论方案,对海信等上市公司大股东的国有股减持决心已定,只对青啤提出特别关照——国有股持股比例已经到了“临界点”,不宜再作减持处置。   市政府的两难心态可见一斑。对有着一百年历史、品牌价值达64亿元的“青岛啤酒”,不是以简单的市场法则能衡量其价值的。   “谈判陷阱”?   到青岛采访之前,听到一个故事的多种版本。   1993到1995三年时间是青啤与A-B的次蜜月期。当时A-B表现出来的耐心和欲望几乎要把青啤给融化了。据说A-B公司组成了一个阵容豪华的谈判队伍,各种身份的顾问都带齐,当时的A-B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奥古斯特布希曾多次由他的私人飞机专送他来青岛见当地官员。   两家合资只有一步之遥。计划中的合资公司是在青岛本地分期建一个年产30万吨的啤酒厂,超过当时年产20、15万吨的一厂、二厂的规模。这个新厂投产还以青啤为主。   有人说,这个合资计划有“放卫星”之嫌。因为青岛当地的市场消化已经饱和,而长途运输、保鲜能力、管理控制等都有瓶颈。的问题是青岛没有一条高速公路,而火车车皮供应不上。这种背景下在青岛再建大厂,无疑是水中捞月。   热情的合资计划终还是流产了。从青啤得到的答复非常含糊。参加过谈判小组的青啤方代表现在基本上不在位了,而被青啤人称为“小刘厂长”的刘英弟当时是上市公司的常务副总经理,为主谈代表。打通刘的,他表示不愿谈论有关谈判的任何事情。   金志国在接受采访时说,当时市政府发现合资建厂的规划不合理,没有批准这个方案。   而来自坊间的一个传说是,A-B公司在和青啤谈判同时,就在着手准备在内地收购投资啤酒厂。有人以“阴谋论”的思维常态来揣测A-B的“谈判陷阱”——A-B在突然通知谈判中止的几个月后,即1995年2月26日宣布大举收购原中德武汉长江啤酒有限公司,成立百威(武汉)国际啤酒有限公司(A-B公司控股91.8%),百威武汉工厂并于当年开始始生产和供应百威啤酒。1998年,百威公司总资本投资达到1.7亿美元。   与青啤的三年谈判是否为A-B提供进入中国市场的的调研机会?现在大概已经没有人关心这个话题了。   据说,青啤的主谈代表中,当时任公司副总一职的程衍俊发挥了重要作用。他以其对行业的专熟和企业管理的高水准赢得了对手的钦佩和尊重。   富有戏剧性的是,后程衍俊突然辞职,要求到美国进修一年。当时青啤为表挽留之意给程办的是“停薪留职”。   一年后,程从美回来做的份工作就是帮助A-B组建百威公司武漢工厂。程是从什么时候与AB正式签约的,这是第三方无方知道的“隐私”。程衍俊果然不负重望,很快直升为百威武汉工厂的总经理。   对于这场人才之战,青啤又输了一着。   采访青啤现任副总孙明波时,向他提起曾是他的大学同学、又是同事的程衍俊,孙颇为感慨,孙说,程衍俊现在轻松多了,只管生产而不用为销售发愁,薪水是他的好几倍了,“这是不同的选择吧。”   谈起A-B当初在中国市场的销售能力,孙用了一句玩笑话“他们一点悟性都没有。”但是,几年之后,百威的“品牌扩张”给AB总公司交了一份好成绩单:2001年百威在中国的销售量增长了17%,占据了国内啤酒市场近50%的份额,并且首次获得盈利。孙明波们不再小看这只外来的狼了。   美国人图什么?   今年7月1日,A-B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奥古斯特布希第三主动退休,接替他的是A-B美国分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现年59岁的Patrick T. Stokes。这位新官上任后看中的就是美国本土市场外的扩张。一个月之后,他就飞到北京、青岛来了。   “国有控股地位不可动摇”、“A-B的品牌扩张不得借助青啤的渠道和络”-,这两张牌是两家公司合资谈判时确立的“基本原则”。   那么,美国人图的是什么?有人说,A-B与“中国历史悠久、负盛名的啤酒企业合作”,将带动其股价在美国股市上扬。当然,“中国概念”的刺激不会让A-B期待9年,这不是他们的思维逻辑。   A-B要么分享青啤的业绩表现——2001年青啤产销量已达251万千升,拥有中国啤酒市场11%的份额, 2001年销售收入为6.3亿美元(53亿元人民币);而中国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啤酒消费市场,2001年全国啤酒销售量已达2274万千升,并以平均每年近6%的速度增长,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A-B要么把利益的化放在未来。   而且,A-B可以两者都要。以一笔12亿港币的投资,完全可以赚得盆满钵满。    酷爱“青岛啤酒”品牌的孙明波,他不得不由衷地欢迎A-B的股权收购——周围已经响起了外资并购的枪声,现在不是比耐心的时候,而是比谁的动作快。   但是,如果留意到每瓶青岛啤酒上都写着“SINCE 1903”字样的话,我们会想些什么?( 郑小伶 韦三水)


光伏接地线批发
电动垃圾车
活动板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