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延边信息港 > 美食

让艺术只解决艺术的问题

发布时间:2019-02-27 23:20:12

让艺术只解决艺术的问题

中国当代艺术三十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从模仿到思考 阶段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前学习西方的阶段。那个时候,很多艺术家枕头下面都有一本西方艺术家的画册。当时有一些机构捐画册给中国图书馆,这些画册中的艺术家的作品被很多中国艺术家模仿。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某本画册一旦被那位画家借走,就永远不会返还图书馆了。没办法,资源很有限,有限的资源成了艺术家竞相模仿的对象,这是中国当代艺术步。 但是,模仿中也有一些变化,我称之为创造性的误读。因为没有看到原作,艺术家会自己琢磨揣测,所使用的材料和方法都会不一样,结果跟所模仿的对象就有了很大区别。比如他们模仿怀斯的蛋彩作品,当时有些艺术家不知道蛋彩,用油画来画,画出来的作品看起来像怀斯,但其实不是。我认为这是一个不错的结果,如果当时真的看到原作,进行忠实的模仿,结果反而不会有任何价值。在这个阶段,中国当代艺术无论从精神还是从技术上,都是完全崇拜西方。 第二个阶段开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一批艺术家有机会出国,发现模仿西方在西方不可能有任何立足之地。他们意识到,要在西方立足必须要有中国性,于是开始了艺术家不断强化中国性、强化中国符号的阶段。因为在西方,只要显示自己是中国艺术家,被选择的机会反而远远大于西方自己的艺术家,这种情况在流行多元文化的美国表现得尤为突出。文化的多元与包容就意味着容纳来自不同种族、民族的人及其特殊的文化,中国的艺术家也会作为一种文化类型被拣选配搭在其中。一些艺术家就开始使用中国的文字等符号。例如徐冰的《天书》这样的作品,就是被西方当作中国艺术的代表而选择的。这样一种艺术,我称之为 后殖民主义艺术 。 典型的 后殖民主义艺术 中的民族性,并不是来自于自我的要求和需要,而是为了满足西方多元文化的需要,是被西方的眼光假定出来的民族性。当时涌现出一大批这样的艺术家,蔡国强、徐冰、谷文达等人都是如此,是被西方的当代艺术界选定的中国艺术家。 如果说个艺术阶段是学习西方,那么第二个艺术阶段就是被西方选择,这些艺术家使用火药、灯笼等在当代中国人生活里已经不再重要的元素来创作,把它们作为一种纯粹的中国符号来使用,满足西方人的趣味,满足西方人对中国艺术的想象。 经过金融危机之后,中国当代艺术开始进入一个反思阶段,既不再一味地学习西方,也不再听从西方的选择,而是有了自己的判断和立场,有了自己的问题和资源。它来源于我们自己的传统,针对我们当下的问题而展开。到这第三个阶段,才有了真正的中国当代艺术。以前不是学别人,就是为别人,也许这个说法比较尖锐,但现实就是如此。 这个阶段的出现,关键的原因是中国当代艺术生存状况的改变。现在中国当代艺术的主要市场不再在国外。由于中国国内市场迅速崛起,艺术家作品的价格上升了,由此也增加了他们的自信,不用学习西方,不用听从西方的指挥,艺术家的作品照样可以在市场上得到认可。之所以强调金融危机,是因为它对国际艺术市场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但对中国艺术市场造成的影响显然并不那么严重。这使得中国艺术家在经济上更独立,在艺术上更自信。从文化层面上来看,中国经济上的强盛,自然会引发文化上的自信,艺术家也就具备独立思考某些问题的可能。

宝宝经常便秘怎么办
小宝宝便秘怎么办
怎么治疗鼻塞流鼻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