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延边信息港 > 时尚

逆天伐世 第三十二章 百家争鸣——齐聚一堂

发布时间:2019-12-05 08:25:11

逆天伐世 第三十二章 百家争鸣——齐聚一堂

在抵抗巨大压力的过程之中,同时把对方的力量暗中凝聚化为己用,是天问二式——逆天,真正的精髓所在。

同‘破天’不同,俞子洲对这‘逆天’的理解可谓是深刻无比。因为之前早在书院之中,他就已经在少先生的压迫下,将这一招练习了很多,很多次,多到俞子洲都不忍去回忆……

虽然那时是吃尽了苦头,但好在此时此刻,终于能看到它的价值了——

只见两股煞气猛烈对冲,丁哲发起的强力冲刺立刻被这股同等的力量所阻拦,硬生生的停在了半空之中。

双方僵持之际,只见俞子洲背后的黑色羽翼猛然大涨

,双翅齐齐发力,终于开始以一种十分细微的趋势,将那丁哲重新往上dǐng了回去!

“去!”俞子洲大喝一声,双腿在地面上借力狠狠一蹬,踏出一个巨坑,靠这一记将上方的丁哲弹飞了出去!

乱星已破!丁哲在空中连翻了七八个筋斗落到了地面,靠着龙胆枪在地面上拖出了一长条火星,才勉强站住了脚。

“没想到我用尽全力,还是被你挡了下来。”丁哲微微喘着粗气,刚刚那一枪他没有丝毫留手,火力全开之下,体内的真气已经达到了完全枯竭的地步。

“也是侥幸。不过,我可还没完呢…”俞子洲淡淡一笑,抬起右掌掌心,上面还有一块刚刚用来抵挡枪尖的黑色碎片,在他的揉捏之下,重新化为了一颗黑色xiǎo珠,微微旋转,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切,来!”丁哲不屑的哼了一声,没有内力算什么,他可是光靠蛮力就能干掉一支千人部队的飞羽将军!

不过可惜的是,俞子洲这来历不明的黑色真气——更加变态!单论毁灭力、破坏力,恐怕远在刚刚丁哲所展现的十方杀伐真气之上!

丁哲的枪头在俞子洲一掌之下,连人带枪,直接被轰飞出了场外,把一栋无辜的青楼给轰成了碎片!

无数人后怕的看着那一栋偏僻的青楼,暗道一声侥幸。不过更侥幸的是,那栋青楼因为姑娘的品质实在是惨不忍睹,前几天刚刚关门大吉,所以也没出现伤亡。

“飞…飞羽将军!”学会的顾老先生甚至都来不及宣布比赛结果,就一脸惊慌的往那片废墟跑去。若是楚国受宠的年轻少将在自己这里出了什么三长两短,那可不是他所能担待得起的。

好在,这顾老先生还没近身,那一堆废墟之中便炸了开来,一根长枪意犹未尽的在空中画了一个弧,才不情愿的收了回去,扛在了丁哲的肩膀上。

只见后者一脸的不爽,不耐烦走到顾老面前,满不在乎的説了一句“老子回去了!”,便径直离开了校场。

半晌之后反应过来的顾老,终才不甘心的宣布道:“第二场,俞子洲——胜!”

……

而在远处的酒楼之上——

“啥?俞子洲赢了?!我去,这十方杀伐好像也不怎么样嘛!”俞子洲再一次胜出,让某人十分遗憾,一脸愤愤的説道。

只是他话音刚落,后脑勺就立刻迎来了一记响亮的巴掌。

无患子十分嫌弃的擦着自己的手,愤愤骂道:“好歹xiǎo十一也是你的同门,你怎么胳膊肘老往外拐!”

“大先生説的,人需要受diǎn挫折才能更好的成长,所以我是为那xiǎo子好!”蒙恬义正言辞的説道,不过想起那飞羽,他立刻又摆出了一脸的嫌弃状,朝着赢少説道:“少先生,还説这‘十方杀伐’是兵家至宝呢,我看也不如我蒙家的‘天虎决’么!”

赢少望着那远去的丁哲,微微一笑:“不,那人远不是你看的那么简单。十方杀伐,顾名思义,是一部杀伐之气极重的心法。但若使用者一diǎn杀心都没有,那这部心法,就只不过是一部废书罢了。”

“不会吧?没半diǎn杀心还用乱星?这招可不是説着玩玩的,要是换成了别人,恐怕早就被他一枪轰成渣了!”蒙恬不信的説道。

“很简单。之所以这么肆无忌惮,是因为他对子洲有着极强的信心,在事先就已经下好了定论——‘他一定可以接下这一招’。”

无患子眼睛一亮,突然想到了某种可能,惊喜道:“该不会……”

只是他话一出口,就被突然传来的一句调侃之声打断了:“你们几位,什么时候闲到在背后説别人闲话啦?”

一道人影带着一袭水汽,直接从窗口蹿进屋内,一身长衫已经所剩无几,露出了一副如同玉石般结实而靓丽的上身。

“哈哈,子洲xiǎo子!”五先生跟六先生是个高兴得跳起了脚的,他们两个是标准的老顽童,平时就特别喜欢这脾气古怪的俞子洲。

“五先生好,六先生好。”俞子洲也朝着这对老活宝笑脸相迎,然后一一向所有的先生行礼,但却唯独漏过了十先生蒙恬。

奇怪的是,一直十分聒噪的蒙恬对此竟然也是视而不见,而且在俞子洲来之后,他明显的安分了好多,倒是颇为有趣。

俞子洲在苏奇的陪伴下换上了一身干净的长袍,又将散乱的长发重新盘起了个发髻,如此一番下来,倒是立马就恢复了他原本的书香气息。

重新回到房里,诸位先生都已经入席就坐,气氛微妙,像是准备要谈论一些重要的事情。

“奇儿,你先出去玩会儿。要是对青楼有兴趣,进去也无妨,老头子我很开明的。”黄仲则开口説道,一番话倒是引起了一阵笑声,让苏奇的脸一下子就通红了起来,手忙脚乱的退了出去。

“四先生真是好福气啊,收了两个这么好的门生,着实让人羡慕。”看着苏奇离开,无患子忍不住羡慕的説道。

黄仲则闻言,顿时傲慢了起来,説道:“少来眼红我的徒弟,谁叫你自己不收。”

无患子一脸的苦相:“你以为我不想啊,收不着啊!好不容易有了个羌……”

话一出口,无患子才意识到自己的失言,立刻假装咳嗽了起来。羌葵在医药上天赋异禀,甚得无患子的欢心,这diǎn在书院之中也基本是一件众所周知的事情。

而无患子一直出游在外,这才刚刚知道了羌葵与魑吻双双消失的事情,所以才出现了这种低级的口误。

“行了。”

终于,大先生发话了。他一出口,无论是快要咳出肺来的无患子,还是暗自咒骂的黄仲则,或者是私下里玩闹的五六先生公输兄弟,都立即停下了当前的动作,彻底的安静了起来。

连休息之中的俞子洲,都是凝起神来,为大先生这无形之中的威势而凛然。

他所确定的是,大先生是不会任何武功心法的,如果不是无患子一直提供着延年益寿的丹药,恐怕他老人家早就去见二先生与三先生了。

可饶是已经风烛残年,他的气场却依旧是俞子洲这一生以来,见过的为强大的气场!仿佛这天下之大,就没有他所想不通的事情;世事万千,就没有他所参不透的道理!

“赢少,你説吧。”

“是,大先生。”

随着赢少的起身,一种天或要变的感觉,终于来临了……

康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太原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西宁性病医院

郑州治疗早泄方法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江青华

小孩不消化该吃什么药好
薏芽健脾凝胶作用
调理小儿脾胃虚弱的药
儿童积食便秘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