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延边信息港 > 育儿

暗黑5重奏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8:07:18

1  狗已经成了一条流浪狗,无家可归,仿佛是一只被猎人端了窝的猎物,剩下的日子只有夺命狂逃。它也曾有幸福的,它不是一生下来就流浪。一年前,它还躺在铺上高级毛毡子的纯牛皮沙发上安心地栖息呢。它曾吃着只有富人豢养的宠物才能吃上的狗粮向着只能远远观望的那些低级的同类炫耀。而现在呢,它也成了它自己曾经认为的低级的同类。它怀念那些幸福的日子,不仅怀念曾经的自己,也怀念它的主人。它的主人坐奔驰、开宝马,呼风唤雨,他们的门前曾经车水马龙,而现在呢,那已经不是自己家的门前。想到这里,它的心一阵抽搐,恰似激烈燃烧的火焰上,突然被投入了一块冰,在哧哧的响声中,它的心冷得让它全身发抖。  一年前,狗的主人还在市长的位子上,但现在他已经被投进了监狱。他仿佛一头雄狮转瞬变成了一条老鼠,这是多么得不可思议,甚至是非常得滑稽。恰似天空里的太阳突然就变成了暗淡的星星一般,那接下来的世界一定是黑暗的!它虽然不知道以前的日子是否有过黑暗……  狗此时坐在公园里的一个僻静角落,刚刚嚼完从垃圾箱里遗漏出来的一根手指大小一样的骨头。但它依然感到饿,饿得心里发慌。这样的日子真得不好过,真得不好过……它这样想着的时候,突然感到身上一阵剧痛,一根棍子恰似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射出的冷箭一般突然偷袭了它。而这让它一下子晕厥了,就在它晕厥的时候,它看到了另一番景象……    2  (它看到了那样的一个世界。)它从没有见过这个女人的,一张妖媚的脸,两只大大的眼睛闪着明亮的诱人的光彩,恰似汪洋的无边海里两个充满魅惑气息的小岛,让人的心不能不靠近,陷落在那样的氛围里。这个女人坐在主人的怀里,高耸的胸紧贴着主人的胸膛,两个人互相凝视着对方,空气里有激烈的火花在噼噼啪啪地响。主人紧紧搂抱着女人杨柳一般纤细的腰。他的心是已经被攫走了,他的灵魂被妖吸走了。  狗匍匐在一个角落,两只眼睛仿佛蛇的眼睛一般紧盯着那女人和主人。它感觉这样的场景非常地刺激,恰似人和动物在交欢一样,事实上,这真的是次,主人似乎从没有这样过,没有过吧?  狗看过了两个人在沙发上的激烈冲撞,狗笑了,脸上露出了一种诡异,恰似有阴黑的影子从太阳的边缘抹过,也似乎纯洁的白纱上的奇怪的秘密的污点,密密的一大片,让它的心惶恐起来。它要逃跑,从那个角落里跑出来。但接下来那女人和主人的对话却又让它强压抑着自己平静。它平静地坐在那里了,静静地听着两人说。  你家是哪的?主人问。  我家?我家是杭州的,女人说,那个地方令人生厌。  怎么讲?主人问。还有人讨厌自己的家乡?  是啊!那个地方房价太贵,我们这种人哪能买得起?还有,那个地方有钱的人多,但我们这种没钱的人却很惨!  哦,主人点点头,笑了,说道,我似乎懂了,你需要很多的钱,要去买房,买车,要过富人的生活……  女人点头,妖冶的红唇飞快地吻了一下主人的大嘴,格格地娇笑着,说,是的,看来你真懂!  主人就不再说什么,从身边的包里摸出一个信封,递给女人。女人打开那信封,抽出了厚厚的一叠红色钞票。女人的眼睛便更亮了,仿佛开启了光华灿烂的明灯,照亮了那里的暗夜?是杭州吗?杭州的暗夜吗?  狗就看见女人再次紧紧抱住了主人,就像一条蛇一样紧紧地纠缠着。这让狗感到了恐惧,那恐惧感,仿佛一群蠕虫钻进了它的躯体,一点点啃嗜着它,而它却只有忍受。  主人抚摸着女人的脊背说,这个社会,是一部分人先富了起来,大部分人穷。富的人吃肉,穷的人喝粥,甚至连粥都喝不上,知道为什么吗?  女人惶惑,摇头,脸上有了迷茫,恰似一片树叶落尽了茫茫的宇宙。  主人望着女人脸上的表情,他笑了,说,很简单,中国的现实就是这样。你不见那些所谓老板、商人、企业家挖得了桶金就能挖出第二桶金、第三桶金,继续挖,他们的钱越来越多,金子都被他们挖走了,穷人哪里还能挖得到?于是就只能去捡拾富人们留下的一些金屑,并且还要对这些富人感恩戴德。更可怕的是有的穷人,连金屑都捡不到,那只有去喝西北风了!  女人听得连连点头,却问道,为什么富人们能挖得了那么多金,而穷人们却怎么也挖不到?  主人叹息,说,这就是市场经济,资本运作,自由竞争。有钱的人有资源,有资源就能获得众多人的支持,包括政府的支持,市场的支持。而穷人不拥有这些,因此除了穷,便还是穷。  女人惊骇,久久沉默,过了好久,似乎突然地明白了,抱着主人热烈地吻,竟似真的爱上了那一堆肥胖的没有任何美感的肉一般。  主人却哈哈大笑了。他的笑声刺破了天空,天空都震颤了。狗的心也震颤,却有了碎裂的感觉,犹如那明晃晃的玻璃被突然袭击了一下。狗感觉什么东西支离破碎了,而在那感觉传来的瞬间一阵剧痛似乎刺醒了它。它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躺在另外一个地方,这个地方不是那座它曾经啃噬骨头的公园,它感觉很陌生,但它只看了这个世界一眼,就又回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3  这是一个宽大的房子,房子里的桌子、椅子、灯饰、橱柜、天花板、地板、沙发都透射着一种高贵和豪华的气息。在这个房间里坐着两个人,一个人是主人,另一个人是陌生的男人。那男人小眼睛,但却放射着一种明亮犀利的光芒,这让他显得精明。他手中夹着一只万宝路香烟,抬起手来,放在嘴上抽了一口,一股龙一样的云烟喷出来,他呵呵地笑了。  他说,市长大人,10个亿,您只要给我批下这10个亿的项目,您哪,想要什么,我都会帮助您不打折扣地实现,并且要比您想的好!  男人说这话的时候,狗就在旁边端坐着。说穿了这个房子是这男人的房子,狗坐在那里,感到了不安全。不过,作为主人的宠物,它也只有服从于主人,主人要把它带到这里来,它也只能到这里来。它长得高大威猛并且漂亮,主人喜欢它,或许就是因为它高大威猛漂亮吧,这让主人感到有脸面,能显示他的地位。  哦,主人望着男人,说,不要讲这些,国家对这样的项目,是有规定的,我想按照规定你们没有问题。  男人哈哈地笑,说,好,好!这样说着话,它就大声地叫一个女人的名字,玉婷,你过来,给市长倒水!  听到喊声,门“吱”地一声开了,娉娉婷婷地走进来一个女子,20多岁的样子,长着妖一样魅惑人的面孔……哦,正是她,在哪个空间里与主人在沙发上交欢的女子。大大眼睛里的黑色眼珠恰似汪洋海里的诱人的小岛,那脸上的微笑更若暗夜里放荡的野花,把主人的魂魄夺了去。  主人只看那女人了,哪里管得上茶水。主人似乎忘记了自己所处的场合,自己的身份了!目光把那女人上上下下都看遍,那目光似乎是一只虫子,在那女人的身上游弋。  男人看着主人失魂落魄的模样,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更把一种期许的眼神递向那女人。在狗看来,那眼神是危险的,会把空气引爆,然后把这个世界炸得支离破碎。  狗看了这现实,更相信那似乎是幻觉的,曾经看过的一切了。主人真得抓住了那女人的手。那手光滑如玉,纤纤若细长的柔葱,一下就让主人陶醉了。他抚摸她柔滑的手,眼睛却只盯着她妖媚的脸,然后下滑,盯着那傲人的胸,嘴角流下了口水,不可思议得是他竟然用舌头舔了一下那口水……  男人则拍了一下主人的肩膀,转身走出了。那个大房间里便剩下了主人和女人……  狗不能自持了。人与妖的交欢是非常荒诞的事情。次见,狗或许感到刺激,回转到那个时空,在那个沙发上,但这是什么?狗看不下去了,狗要逃跑,或者说把这空间撞碎。它猛然向前冲去,却感到一阵刺骨的痛。它回到了现实里,它不知道自己离开那座公园多久了,只发现自己躺在一辆垃圾上。它的身边好脏,好臭,一堆堆臭屎。在这样的恶臭里,狗又开始昏沉了,在昏沉中,感觉那车子飞快地向前奔驰,把他带入了另一种虚幻。    4  一个偌大的舞台。女子在舞台上扮演了一个小丑。这个丑得出奇的女人现在却如此美丽,那样貌恰似蕊宫仙女,花中奇葩。  她在舞台上念白:奴家原来出身杭州。杭州好奢华,多富贵。富者朱门酒肉臭,豪宅舞不休。而奴家贫,父母皆为农夫。有弟弟顽劣,12岁与乡里同学互殴,致人残疾,家财损尽,父便债如山积。奴13岁辍学,为家计遂入城,看尽了富者放浪,抛金如土,豪宅宝车,声色犬马。那碌碌人被其驱使,竟似玩物,嬉笑嘲骂,哪有尊严?奴想这世间的道理,富者为富,穷者为穷,富者享受人间欢乐,穷者遭受种种煎熬,其中差距无他,乃一“钱”字,有钱便有一切。因此遂为钱,操皮肉,沉沦风尘……但愿获得钱财,迎父母入豪宅,开豪车在人前,活得一片光彩。  她声音刚落,一个男人大笑。他嘴上叼着万宝路香烟走上舞台,说道,这世上的美女皆应为富人生,那些穷棒子只应捡拾富人的牙慧或者拥抱世上丑的丑妇。他走过去,抱住了女人。太阳坠落了,一朵暗黑色的花朵绽开。那花朵吐着肉欲的香气,那香气跌入金钱里,引起了一片欢呼,一片欢乐的鸣叫。  在那鸣叫里,狗突然感到恶心起来,感觉有恶臭的东西在胃里翻腾,它突然想呕吐。正在它要呕吐的时候,主人走过来。那是主人吗?穿着一身黑袍,脸色一片诡异。走到面前,才发现主人带着面罩,那面罩分明是一个江湖人物,这让他面罩后的真实的面孔显得无比地虚伪。  狗感觉非常地惊奇,于是它的目光死死地盯着主人不放。但主人却看也不看它,直接走上了舞台。  他大声地讲道,我们走在这条路上……你知道让富人先富意味着什么吗?富人有了钱,这些钱一部分必须交给国家,交给政府,交给官员,他不会交给穷人。因此富人先富就是商人先富、政府先富、官员先富,不是穷人先富!  他精心地整理了一下脸上的面罩,继续说道,你知道富人怎么富吗?市场经济,自由竞争。穷人永远竞争不过富人,不是吗?  他哈哈地笑起来,又说,但富人永远也竞争不过政府,竞争不过官员。哈哈,他就那样笑着,走到男人和女人的身边,一把从那个男人的怀里抢走了女人。在那个舞台上,他与那美丽的女人一起跳舞。跳啊,跳啊,那女人的面孔变了,变成了妖的面孔,变成了丑陋的面孔。而主人仍然沉迷着,忘记了自己身份,自己的使命。  狗望着这一切,渐渐地没有了感觉,仿佛一只青蛙,被丢进逐渐加热的水里,直至死亡都不再相信自己所处的世界是多么的险恶。而就在这时,它突然感觉自己一下被抛离了出去,带着撕破空气的声音,他一下子跌到了什么地方。睁开眼睛,他发现自己被从垃圾车上抛到了一个荒凉地方,周围好阴冷,冷得恰似进入了冰窖。它知道自己将要死了,因为身体已经冰冷。它现在是一次睁开眼睛,只看见这世界的微弱的光亮,随后它就紧闭上了双眼,又回到了那暗黑的时空,这一次它看到了死亡前的狂欢。    5  三个人。两男一女,同在一张床上。两个男人奸淫一个女人。两个男人,一个是有权的人,一个是有钱人,他们共同奸淫一个出身贫穷的女人。  但女人在笑,那笑仿佛一个魔咒,仿佛是一个黑色的迷人的月亮。那月亮里流淌着沸腾的幽怨的血,穷人的血。  两个男人感觉到了快乐,淫辱人的快乐。用自己的喜好驱使女人,驱使他人。他们的手紧紧地掌握着女人的肉体,不让她逃出自己的手掌。  狗感觉这样的场景非常地惨烈,它分明嗅到了空气中激烈挣扎的声音。它想起了自己的命运。自己的生命掌握在主人的手里,恰若这女人,这一生的命掌握在别人的手中一样。它突然感到了悲哀,真的想把过去的一切颠覆。  但是不可能了,狗看到了女人脸上痴迷的表情,已经分明沉浸在那样的情景中了,已经不知道逃亡了。它也是,也是一条不想逃亡的狗。  就在这个时候,世界突然一片骚乱。在另外的一个时间里,主人突然被几个警察带走。那个男人被冰冷的手铐铐住,女人则被放逐,恰似自己,从此开始新的流浪。  看到这一切的时候,狗事实上已经从现实世界上消失了,死了。它的尸体在荒凉的垃圾堆里逐渐腐烂,被蛆虫啃啮,化为灰尘。(它的记忆,永远埋藏在它的记忆里)……  狗再也看不到东方的地平线,太阳缓缓升起。 共 462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精囊炎的常见因素有那些
黑龙江哪家研究院治男科好
云南治癫痫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