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延边信息港 > 汽车

贵女反穿生存记第六十章心爱之物被调包

发布时间:2020-01-30 04:34:47

贵女反穿生存记 第六十章 心爱之物被调包

自从穿越到这个世界,生活的片刻宁静便成了钱盈儿的愿望,有时甚至是一种奢望。平静的生活就像一池水,本不会流动但总会有意想不到的异物投向它,从而激起一些涟漪……

小宝和思盈正式转到了新的学校,钱盈儿给了他们一些生活费,中午可以在学校食堂吃饭。这样,她就能安心的去景区表演了。

经历了一场小雨,空气清新了许多,钱盈儿踏着初秋的凉爽来到了游客如潮的景区。今天是她第三次表演同一个剧目,让她演绎一段古代女子的生活片段,就像是对她自己生活的回放,那么自然而真实。

一段节目过后游客们的掌声经久不息,好多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钱盈儿这个清纯可爱的女孩儿身上,大家频频点头赞赏。然而,人群中有一个人的目光却显得怪异而神秘。

那人大约四十几岁的样子,穿着普通随意的休闲体恤和牛仔裤。长条儿形的黄瓜脸,眼睛黑小如鼠目,直直的盯着钱盈儿从上到下的看。

当人们逐渐散去的时候,她却走近了那个简易的舞台。此时,演职人员也陆续从台上下来,钱盈儿走在。

“你好,美女。打扰一下,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那个目光怪异的陌生男人,向钱盈儿打着招呼。

“哦,你是……?我们好像不认识吧?”

钱盈儿望着这个怪怪的陌生人问。

“是的,我们不认识。不过,我对你这身古装和头上的饰品很感兴趣,请问……?”

“都是普通的道具而已,对不起,我要去卸妆了,想看演出请您明天再来。”

钱盈儿边说边往化妆间走。

“喂,我还没说完呢!想和你谈一笔生意可以吗?”

那人在后面大声喊着,但钱盈儿没有理会他。

“你一个大老爷们儿跟人家小女孩儿谈什么呀?众目睽睽之下难道还想欺负女孩子吗?!”

旁边一位女游客有些愤怒的指责这个男人的言行。

“不是的,大姐,我真是感觉她那件衣服和头饰很特别。我是做古董生意的,所以……”

“呵呵,古董生意?不会是无本生意吧?!”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呢?我是正经生意人。”

那个男人与那位女游客争辩起来。

“好了,我也不和你多说了,希望你好好做你的生意,稳稳当当的做一个生意人,不要动歪脑筋。”

那位女游客说完转身离开。

“哼!我怎么做人用得着你管吗?!”

那个男人望着女游客的背影,做出一副异样的表情随后也离开了。

这一天看似很平静的过去了,因为有些疲惫,那一晚钱盈儿睡得很安然,很香甜,她决定养好精神去面对新的一天。至于,半夜有没有风声、雨声她全然不知。

又是一个旭日柔和的晨曦,钱盈儿依然如故,照常去景区上班。这次,她又是穿着普通的裙子,然后带着她那件心爱的古装进了化妆间。她习惯每次换好衣服先去镜子前自我欣赏一番,然后再自己亲自戴上那些玉器头饰。

“啊!怎么回事?我的头饰怎么成这样了?!”

钱盈儿拿着那只雕花的玉簪,感觉有些不对劲儿。花型和颜色虽没有什么差别,但手感不再圆润细滑、很粗糙,而且好像还轻飘飘的,像是减少了一些重量。

“怎么了?盈儿?”

年轻的化妆师,也就是那位村长的女儿关切的问。

“我感觉这不是我的,不是,不是。”

钱盈儿拿着那只玉簪不停地摇头。

“拿来,我看看。”

那位颇有舞台经验的导演也走过来。

“我真的感觉有些不对劲儿,我那只是真的古玉,雕工、手感包括分量都和这只不同的。”

钱盈儿说着把玉簪递给导演。

“这个是……?哎呀!假的,这哪是玉呀?普通石头加工的,明显有硫酸烧过的痕迹。”

导演拿着“玉簪”走到窗口,在阳光下仔细的看了看,然后肯定的说。

“啊?!怎么会这样?”

钱盈儿有些疑惑,自己的玉簪怎么突然变成了假的?那可是她从千年前的大宋朝带来的呀?

“哎呀!盈儿,你这衣服怎么……?”

导演仔细的看着钱盈儿身上的“古装”,那做工很粗糙,而且那花朵和飞鸟图案明明是机器绣制的,而且缝隙之处也找不到一点手工的痕迹。

“什么?!”

钱盈儿也仔细观察着自己的衣服,发现了许多漏洞。

“我记得你说过衣服是外婆留给你的,我还仔细观察过,确实是纯手工缝制,可今天你穿的是现代的机器绣花、机器缝制的。”

导演认真的说。

“为什么?我的衣服哪儿去了呢?!”

钱盈儿非常伤心,几乎想要哭出声来,那是她喜欢的衣服,是她千年前的记忆。

“盈儿,不要着急,说不定是你落到家里了,回去再慢慢找找。”

化妆师好心安慰她,其他的演职人员也都过来劝慰她。

“盈儿,冷静一下,演出马上要开始了,你先坚持一下好吗?等演完了,再好好找找。”

导演看了一下时间说。

钱盈儿点了点头,答应导演先去演出。但那一天,她的心情很糟,频频忘词。演出当中,有一段是她与男主角的对话,可钱盈儿突然忘了词。把那位男演员急得一直挤眼睛暗示她。

导演看到了急忙拿来了一块写字板,把台词写到上面高高举起,给她提示。好半天,钱盈儿才终于答上了那句对白。台下一阵哄笑,不过,因为他们不是专业演员所以大家也不会对他们过于苛刻的挑剔。

总算磕磕绊绊的演完了一场,钱盈儿如释重负,急忙走下台准备修复一下心情。

“嗨!美女,好久不见。”

舞台下,突然走过来一个人。钱盈儿条件反射似的回头望去。

“是你?……刘……”

“余淮水,请叫我余总。”

那人正是她千年前的未婚夫刘晃,也就是现在的余淮水。刘晃不想让钱盈儿当众说出他的真实姓名。

“你怎么来了?”

钱盈儿瞥了他一眼,冷冷的问。

“呵呵,这里是旅游胜地谁都可以来呀!”

刘晃冷冷的笑着说。

“我要下班了,祝你玩得愉快!”

钱盈儿说完急匆匆地准备去卸妆。

“今天我送你回去,有些事要和你谈。”

刘晃说。

“你我没什么好谈的。”

钱盈儿对他有些厌恶,不想多说什么。

“呵呵,是吗?关于服装的事也不想谈吗?”

刘晃的这句话,让钱盈儿听了心头暮然一惊,她停住了脚步。

“你说什么?!”

钱盈儿有些惊奇地问。

“你先去卸妆吧,我在门口等你。”

刘晃说完直接朝大门口走去。

钱盈儿感觉刘晃话里有话,猜想自己服装和饰品的不翼而飞或许和他有关。

匆匆卸了妆的钱盈儿来到了大门口,刘晃的那辆黑色豪车果然停在不远处。

钱盈儿径直走了过去,刘晃给她打开车门,请她上车。

“说吧,在哪里?”

钱盈儿开门见山的直接问道。

“走,找个地方再说。你还没吃饭吧?”

“我希望你直接回答我的问题,不稀罕你的饭菜。”

“呵呵,不要着急嘛!”

刘晃很快开车驶离了景区,停在通往村子里的乡道上,这里车辆和行人都很少。

“说吧,到底在哪里?!”

钱盈儿再次追问。

“在我那里。”

刘晃看着钱盈儿很平静地说。

“你……真卑鄙!没想到你居然还**鸣狗盗之事?”

钱盈儿很气愤的说。

“不是我,是有人拿了你的东西,来找我的。他想把那些卖给我,我一看那玉簪上刻着的“盈”字,就猜到一定是你的。”

刘晃似乎很认真的说。

“既然知道,就还给我吧。”

“凭什么呀?那是我花很多钱买的,现在那些都属于古董、文物值好多钱的。”

“刘晃!你……怎么还是这样唯利是图?!”

“呵呵,我一直都是这样。虽然我现在有花不完的钱,但是我对钱仍然有无尽的渴望。”

“你今天来就是想向我炫富吗?还是来看我丢失心爱之物后的痛苦之相?”

“不不不,盈儿,你误会了。我想给你一个发财的机会,不想看到你一个千金之躯,整天这样辛苦的在人前卖艺。”

“哼!发财?是你发财吧?我又没去冒充别人的儿女,哪来的财?!”

钱盈儿讽刺似的说。

“我想……你除了那件衣服和首饰,应该还有些别的东西吧?你当初逃婚出来,一定带了不少珍贵之物吧?”

刘晃的眼神里露出了一种贪婪的光芒。

“和你有什么关系?!”

钱盈儿冷冷的问。

“有啊!当然有。你把东西卖给我,我会出很高的价钱,你就不用再这么辛苦的讨生活了。”

“那是我的记忆,我不可能丢弃。”

“记忆?难道我不是你的记忆吗?你那个林墨不是你的记忆吗?你不是都已经丢弃了吗?我们现在活在另一个世界,要学会新的生活方式。”

“不可能,我可以适应现代的生活,可以完全融入。只是,我曾经的记忆一定要保留,所以,请你把我的东西还给我好吗?”

“呵呵,你是在求我吗?哎呦,我好心疼哦,只是,我更心疼我的钱。对不起,恕我做不到。”

“你……卑鄙!算了,我不要了,我不愿和你这种小人纠缠。”

钱盈儿推开车门,愤愤地离开。她知道这种卑鄙之人,是不会还给她的,也只好自认倒霉了。

“不跟我合作,你会后悔的。”

刘晃在后面喊道,钱盈儿没再理会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

苏州圣爱医院姚宝林
北京306医院预约挂号
安顺癫痫病医院哪家医院好
浙癜风医院在哪里
长沙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