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延边信息港 > 汽车

娘化百合大作战第四百三十五章死亡的寒意

发布时间:2020-01-29 12:57:01

娘化百合大作战 第四百三十五章 死亡的寒意

更新来也!

====================================================================

关于毕加卡皇帝今晚所要实行的计划,库里斯是知情的。

为什么他能够担任这国家层级的搜查官?除了本身具有的过人能力以外,其背后的家族势力也是一个原因。库里斯的家族与帝国皇室之间已经存在了相当长时间的友谊,这份友谊经过了岁月与磨难的锤炼,从中得到证定。所以皇帝陛下才能如此信任他,让他成为直属于皇帝本人的特殊职人。

而这样的一种特殊位置,往往都是被皇帝安排去做一些核心而处于地下的工作,而在阴暗层面之外又会添加些许磊落的内容。处理亨克大贵族与海族下仆的矛盾,只不过是其中的一环。正是因为涉及事件的一方是皇室一直引以为障碍的大贵族势力,所以才会交由库里斯处理。

不过,面对突然出现的这事件,库里斯也是措手不及。大陆战争以来的封印之物,他身为皇帝身边的执行人物,自然略知一二。明跟他说过的事情,他也能够理解,但就这么突兀地出现,是他所没有想到的。

这一刻,他觉得周围仿佛被一层浓雾所笼罩,并慢慢把自己拉入其中。

“出现死者的地方就只有那洗漱间吗?其他地方并没有发现死者。”离案发现场越来越近,一种莫名的紧张逐渐渗入到库里斯的内心,他开始出声询问前面的侍卫。

“是,如果其他地方也有出现情况的话,驻守的卫兵肯定会发出通告。”

“而如果是在宾客人数比较多的地方,自然会引起更庞大的骚动,我们不可能不知道的。”库里斯自己补充道,他其实都知道,只不过是需要这段对话来缓和自己心中那股奇怪的紧张感罢了。明明以往的调查过程中都没有出现这种情绪,怎么今天突然就……

这种莫名的不安,随着两人走到洗漱间外而越发浓重。

“奇怪,里面怎么这么安静?”侍卫先进到洗漱间内,发现这里竟然一个人都没有,而且就连之前他所见到的血迹尸体也消失不见了,洗漱间内整洁遍布,每个隔间的门都被很好地掩住。

库里斯也跟着进来,发现这里的一切都十分整齐,并且――

还十分安静。

“你确定其他卫兵没有过来?”库里斯疑惑地看向这位侍从士兵,那些卫兵总不可能突然间人间蒸发吧。

“不,他们的确来了。我就是专门奉从卫兵长的指令到大厅向皇帝陛下禀告详情,所以不可能没有人才对……”只是话虽这么说,但现场确实没有一个人都没有,这是侍卫本身所无法理解的。

“而且这隔间的门还全都关着……”侍卫走到前的隔间门前,想着要打开一览里面的情况。

“慢着!”库里斯看着那一排紧闭而又没有关上的门,忽然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赶紧把侍卫拉到自己后面,并从戴在手中的空间戒指内拿出了一根长长的棍状武器。

“怎么……”

“你不觉得奇怪吗?刚刚好所有门都恰到好处地掩住。你能记起刚才这些门是不是都和现在一样被整齐地掩着?”

“明显不是,我们可是打开门了才发现里面的公爵尸体啊。”

库里斯点头,“这就对了,所以里面保不准会出现陷阱,而其他卫兵的所在,也许……”

他不再说话,侍卫也不说,两人都能猜到些许。

“所以,还是小心谨慎为好。”

由库里斯在前,两手握着长棍,一脸警戒地看着面前隔间门,整个洗漱间鸦雀无声,原本前几刻还能够听到的些许来自宾客交谈的喧闹声,此时也已经消失。库里斯就这样警备着,在觉悟准备达到一个阶段后,他动了。

猛地一脚踢开室门,里面赫然是数具人头与躯体,这些尸体残骸被堆积在一起,挤满了整个隔间,血迹遍布。

库里斯再次吸了口冷气,这实在是太诡异了,诡异到他头皮直发麻。

于是他一间接着一间,一脚接着一脚把剩余的门接连踢开。毫无例外,全是已遭身首分离的残骸躯干。头部与身体“完美”地被分裂成两块,血水流落在地上,显得异常恐怖。

“真是残忍……”库里斯好歹已经在地下里为帝国工作过多年,这种程度的现象虽然令人不适,但也还处于可承受的范围内。让他担忧的是,如果施下这毒手的家伙完全不顾及,那么在皇宫,在晚会大厅内的人,到底还会死多少个?晚会开始到现在也只是过了接近一半的时间而已,如果没能找到对方,必定会有被害者出现。而遭受毒手的就不只是卫兵了,还有其他贵族官员。

“现况非常不妙,你先去跟陛下说,让陛下派遣皇宫内的士兵部队收好各处门道,再把这里的……”库里斯转头过去对侍卫说着指令,但话还没说完,他就停下了。

库里斯完全呆住了。

他眼前的侍卫头部正跟身体“分离”中。仿佛被一个技艺精湛的厨师用灵巧的解剖技术肢解掉头部一样,头颅慢慢往一边倾斜“滑”去,从脖颈处有无数血液滴流出来,到整个头掉落下来,人身体也往库里斯这方向倒下。无声无息,就如此死去。

到底……怎么回事……

库里斯脑袋一片空白,突如其来的恐惧侵入到他脑中的所有地方,此时的他仿佛有一种错觉,只需过一秒,他就会和面前的侍卫一样,身首异处。死亡在这个时刻变成了有意识的物体,伸出了双手,环抱着他的身体,仿佛要把他扯进死亡的地域之中。

那股死亡的凉意已经来了。就在同一个部位――脖颈上,凉飕飕的,库里斯感觉到那是一把巨大的镰刀,正从后方绕着自己的脖子,下一秒,自己就会人头落地。

“库里斯!!!”

凉意退去,镰刀已经被收回去,死亡离开了。

这句呼喊,让库里斯找回了一点意识,他微微看向声源地,是明在叫他。

明看着库里斯那一脸恍惚的模样,内心松了一大口气,又皱了皱眉看着地上以及隔间内的可怖尸体,严肃地说:“你没事吧?”

一句‘没事吧?’的问话,让库里斯瞬间惊醒。已经恢复过来的他,立刻感觉到自己冷汗流满了整个后背。

“现在没事,我刚才差点就死了。”

看到对方那心惊胆战的样子,明笑了笑,“那我选择跟过来还真是选对了,你得感谢我才行了。”

“当然……”库里斯心存余悸,先是流冷汗,现在是不断喘气。

“当然。”

本书来自:

乌苏市人民医院
重庆医科大学附属永川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看白驳风医院
珠海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癫痫病
威海治疗牛皮癣好的医院是那个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